随便撸(www.suibianlu.com)精品网站源码,织梦建站模版,游戏源代码分享平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章资讯 站长资讯 正文

为何校园兼职平台集体转向B端?难点在哪里,未来前景如何

时间:2015-09-08 [站长资讯]作者:随便撸 浏览:

去年开始兴起的校园兼职O2O终于开始往服务B端这个方向转变了。

前几天,“兼职猫”表示他们表示希望在B端上做更多文章;紧跟着,“青团社”旗帜鲜明地表示将用地推服务来专门服务O2O企业;在此之前,“兼职乐”就表达过“学生兼职行业切入点在B端,服务B端才能从中盈利”的观点;至于“兼职库”则在建立初期就一心成为“企业一站式用工解决方案提供者”。

为何校园兼职平台集体跳向B端?难点在哪里?未来前景如何?

为何集体转向?

“兼职猫”、“探鹿”、“兼职乐”等校园兼职平台在创业初期讲的故事大同小异:

以往的劳务公司、黑中介垄断了信息发布渠道,信息不对称让学生地位弱势,因而,利用网络的透明将信息公开,建立支付担保和双边评价体系,能改变兼职市场现状。

在早期,这些兼职平台们都在强调保障学生利益,吸引并迅速积累起C端用户。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这些兼职平台似乎意识到服务C端很难盈利。

从盈利模式来说,首先收取会费的方法不可取 —— 这正是兼职平台极力声讨的模式。

其次,校园消费市场和学生金融服务常被提及。“口袋兼职”创始人张议云曾经对媒体说,“口袋兼职”预期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做大学生互联网金融分期或借贷,让学生们在平台分期购买数码产品、分期旅游、分期驾校等,未来再通过做兼职的形式把钱还清,这相当于透支未来劳动力。

但是,学生兼职的目的往往是为减轻家庭负担,以赚取学费、生活费为主,兼职平台在将金融作为盈利模式的时候,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扭转因果关系,将满足学生生存的基本生活需求转变成刺激学生额外消费,以此支撑平台分期产品的销售,这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此外,校园分期消费有着非常明显的高额低频特点,如果校园兼职平台切入这个市场,风险控制尤其重要。对于风控和追偿这个难题,“口袋兼职”设想让校园代理来做这件事。这个做法虽然能够做到线下对接、审核每一位借贷人,但是由于没有征信数据,这过程中的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不可避免。

重模式之下如何做品控?

以往,兼职中介从C端拿钱,提供给B端的服务短、平、快:基本是按介绍的人头收很少的费用,甚至免费。然而,当兼职平台承诺为B端提供包括招聘、选人、组织、管理、监督、评价等一系列服务的时候,原本“轻”模式的信息平台就转型为“重”模式的O2O平台。

首当其冲的是工作环节不可控因素增加

当B端接受的是服务而不是信息的时候,对兼职平台的要求会更加苛刻,比如提供的人员是否有相关工作经验,一些服务性行业对身高样貌有一定要求,这使得兼职平台在人员筛选方面要采取更加可靠高效的措施,而不是仅仅依靠学生自己填报资料。

第二,管理成本增加

人员的安排、请假、换岗等,都需要兼职平台提供相关人员与用人单位对接。由于B端客户为实际用工者,他们往往会对兼职人员精挑细选,兼职平台需要有大量的人才备选以及扎实的协调能力,才能保证B端客户用人的需求。

第三,成本风险增加

兼职人员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是否由兼职平台负责呢?一旦出现伤亡,涉及到的官司和赔偿,都成为隐藏的成本风险。

然而,即使兼职平台的工作量徒增,服务项目更加丰富,但这也未必符合B端的胃口。以往兼职市场的生物链情况是,B端提供工作信息,兼职中介凭借信息垄断向食物链低端的学生要利润。改变生态链结构,尤其是涉及到向B端拿钱,这需要一个教育市场的过程。

我曾经接触一些大型连锁餐厅,老板对将兼职人员的管理交给第三方并不认同:虽然能够省去一些琐事,但人员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走了之后什么人顶上来、能力如何都不知情,在人员管理上完全属于被动。而人员频繁调动又给餐厅增加了培训和协调成本。

总的来说,兼职平台转型做B端,服务对象在变化,赢利点产生变化,跟着一起变的是整个运营模式。以往,对于 B 端来说,学生的信息是产品;现在,招聘、管理、监督、反馈等一系列服务都是产品,如何将各个环节中的风险降到最低,成为其产品是否有价值的关键。

服务B端的成长性如何?

实际上,兼职平台转向B端在国外早有成功案例。我多年前在新加坡留学工作的时候,一家叫TCC的人力资源中介在当地的留学生群体和外来务工者圈子十分出名。它几乎揽下了新加坡大部分星级酒店的会议、宴会兼职服务,以及两家24小时营业赌场。TCC之所以能从几个人的中介做成大型人力资源集团,与新加坡兼职市场的结构不无关系:

一方面,新加坡有大量来自中国、印度、东南亚国家的留学生,再加上本地的中老年群体(新加坡的养老政策并不优厚),兼职人员素质普遍较高、需求为纯刚需 —— 这是他们的生活来源。

另一方面,新加坡服务业发达,星级酒店数量多。拿赌场来说,全年365天24小时需要兼职人员,一天至少150人次,可以反映出新加坡兼职市场的需求较为稳定。

反观中国兼职市场,根据“兼职猫”等平台的数据,促销(26.83%)、派单(17.48%)和校园兼职(9.51%)是最火的兼职工作。你会发现这些兼职工种全部都是临时性需求,且极易受到市场经济大环境以及科技发展影响,比如说,有更好的推广方式出来了,还需要那么多发传单的人吗?

如果兼职平台的盈利基础建立在不稳定的需求之上,那么,衍伸出去的任何商业模式根基都不扎实,也就是说,这个生意的成长性很成问题。

例如,现在全国不少城市传单发放大多被禁止,这种推广方式也被消费者深恶痛绝;又如,电话销售近年来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消费者接受程度上都元气大伤,这样的兼职需求还能持续多久?

过去,餐厅开在路边,顾客看见招牌主动进店,或者在店门口发传单招揽生意。现在,餐厅通过加入团购平台、发放电子优惠券、在微博微信做活动积累粉丝,更符合现代消费群体的口味。

此外,无论是促销还是传单发放,临时性都太强。不少零售、餐饮业态,淡旺季比较明显。比如火锅,在上半年淡季的时候几乎就不需要兼职。这给兼职平台带来的后果就是, 用工频次(包括多久用一次兼职)和单价(每次用工时常多少,用多少人)都无法保证。

既然需求不能稳定,想要持续盈利,必须做大规模,但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B端客户有多大的意愿为兼职服务掏钱?我们从下面几方面分析:

一是学生兼职工价值低

与猪八戒上主要从事设计、文案等工种不同,学生兼职的产值不具备技术性、不可替代性。有的时候,公司用兼职地推也就是刷刷存在,你能想象如果一个公司的销售业绩都靠学生兼职来完成,那会是何等惨烈?

国内一家水果 O2O 公司的城市经理告诉我,他们搞地推的时候,直接和当地兼职头联系,由兼职头带有经验的人过来搞地推。“学生不要。”他说,学生缺乏经验,也太害羞。

二是学生兼职不稳定

一方面是学生的能力无法得到保证,另一方面,学生的时间无法保证,由于临时兼职大多不涉及到劳动合同、协议等文书,学生是否能履行口头协定也是问题。即使兼职平台有评价系统,但对学生来说,换一个平台即可。

三是人口红利并未完全消失

从目前来讲,由于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一大批从工厂出来的劳动力将分散到服务业,而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将会补充到城市的劳动大军之中。虽然,不少人认为中国劳动力人口增长的拐点已经到来,但是,兼职平台至少在当前的筹码还不够分量。

拿对兼职需求较大的餐饮业来说,尤其是在西部一些城市,大量的服务人员来自周边县份,这部分人员的流动性比一线城市的要低很多。

实际上,兼职平台转型服务B端之后,整套服务升级表象的背后,是兼职平台人员管理、客户管理、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大改版,只有可控制服务的水准,学生兼职市场的金库才有可能被慢慢撬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为何校园兼职平台集体转向B端?难点在哪里,未来前景如何

本文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suibianlu.com/post/808.html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互联网收集整理、网友上传,并且以计算机技术研究交流为目的,仅供大家参考、学习,不存在任何商业目的与商业用途。
若您需要商业运营或用于其他商业活动,请您购买正版授权并合法使用。 我们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且不对任何资源负法律责任。
如无法链接失效或侵犯版权,请给我们来信:admin@suibianlu.com

Top